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藝術片  »  黃梅戲藝術片102《柜中緣》

黃梅戲藝術片102《柜中緣》

編輯日期:09-14   來源:新浪博客   作者:   點擊:加載中
黃梅戲藝術片102《柜中緣》 轉載 : 非常有戲

《柜中緣》原來是一出小戲,長不過一個小時,過去通常用來作"墊戲"演出。但由于這是一出演繹將一個男人藏在柜子中引出來的愛情故事,劇中的主角"淘氣"又是個面丑心善的丑角人物,頗具有河南戲《卷席筒》中小倉娃的特質,另外該劇人物不多,但丑行、生旦齊全,唱腔委婉動聽,表演詼諧幽默、令人捧腹,所以被全國差不多的劇種看好,秦腔、京劇、評劇、豫劇、曲劇、越劇、黃梅戲、川劇、漢劇、晉劇、桂劇、淮劇、河北梆子、蒲劇、呂劇及二人轉等劇種均有上演,成為一部家喻戶曉的傳統戲。甚至還被改編為話劇和戲曲小品上演。傳統小戲《柜中緣》

許錢氏---[青旦]翠蓮母

李映南---[小生]公子

許翠蓮---[小旦]

甲、乙---差役[]

---[小丑]翠蓮兄

[許錢氏上。

許錢氏(引):女兒未成婚,叫人常在心。

(詩):小女今年十六春, 日拈彩線弄金針。

說與富家她不愿, 只愿配個讀書人。

(白):奴家許門錢氏,世居浙江仁和縣。丈夫去世,留下一子一女。子名淘氣。女名翠蓮,年方二八,說了多少親 事,總嫌不是書生。今日天氣甚好,想到娘家探望母親,并托兄長為女擇婿,不免前去一回也。

(唱):今日里到娘屋去把親探,

與女兒要尋個美滿姻緣。

回頭來把女兒一聲呼喚,

(白):翠蓮兒走來!

[許翠蓮上。

許翠蓮(唱):上房里轉來了許氏翠蓮。問母親你喚兒有何事干?

許錢氏(唱):你去叫你哥哥快把驢牽。

許翠蓮(白):牽的驢子做什么?

許錢氏(白):我到你舅家去呀。

許翠蓮(白):我舅家沒有什么事情,你到那里干什么?

許錢氏(白):給你個蠢才尋下家呀么。

許翠蓮(白):()怪道來,想尋的開銷我呀。我給你說,我……

許錢氏(白):你怎么樣?

許翠蓮(白):(掩口)我……

許錢氏(白):你到底怎么樣?

許翠蓮(白):我的話你知道。(背身)

許錢氏(白):我知道你要個念書人兒。我總要給你尋個打牛后半截子哩。

許翠蓮(白):你尋個打牛后半截子的了,我就不去,你就去。(背身立)

許錢氏(白):看誰要的我給他做媽呀。我去托你舅舅給你尋個讀書人。你快叫你哥哥去。

許翠蓮(白):哦,是呀,(出門向內叫)哥哥,把驢子備上牽來!

[淘氣作牽驢狀上。

氣(白):來來來了呀。

() :我把驢喂的滾膘圓,驢背上備了木頭鞍。

許翠蓮(白):(面向臺前)哥哥快來!

() :拴到樹上把娘見。(拴驢)

許翠蓮(白):(面向臺口前作思想狀,慢聲叫)哥哥快來!(聲更小) 哥哥快來!

氣(白):(向臺下)這孩子象發了癡了。 (立翠蓮背后)

許翠蓮(白):(作思想)天爺,保佑,叫舅舅再給我尋下個白面書生,那我就…… (掩口羞,淘氣咳嗽,翠蓮驚看跑進門,立母身旁)我哥哥來了。

氣(白):(向臺下)怪道我說這孩子怎么發了癡了,為一個白面書生,在心里上來下去的作怪哩。哎,真是女大不中留呀!(進門,唱)

(唱):問母親騎驢向哪邊?

許錢氏(唱):我到你舅家去游玩,

牽驢子隨娘走一番。

氣(白):哦,看我外婆去呀。好好好,去可吃我外婆兩個雞蛋。

驢子備好了,請媽上驢。

[拉驢,母同翠蓮同出門,許錢氏上驢。

許錢氏(白):(向翠蓮)哎,兒呀。

() :你莫在門外胡賣眼,我走后緊緊把門關。

許翠蓮(白):兒記下了。

許錢氏(白):寧要記下。()

氣(白):哎,娃呀,母親與你叮嚀的話,你要記下!

許翠蓮(白):你走你的路,看你操了些閑心喲。

氣(白):(微帶氣)哼,雖然操的閑心,我總沒操白面書生那心,(翠蓬羞慚,猛關門)哈,把孩子說臊了。哎呀,從今向后給這個娃要操心哩。這心眼簡直開了,簡直開了。(前后回頭看,翠蓮猛開門)你先敢給我出來。(翠蓮含笑猛關門)你看你看,我竟然管不住了么。哎呀,這這這,把這個留到屋里,我心里總不放心。這再在家里引上個白面書生,倒怎么了呀。(向內看)哎,我媽已經走的遠了,待我快趕驢去。媽,莫要遠走,你兒趕你來了!()

許翠蓮(白):(開門看)哎,好笑呀。

() :我的話兒他聽見,

他一說我就把門關。

開開門兒四下看,

門兒外到底眼界寬。

(白):我母親成天家把人圈到屋里,好象上了囚了。今天她走了,我不免拿上個活兒坐在門首,也給它個眼寬眼寬。

(取活坐臺角,穿針線)唉!人在世上,再莫要生個女孩兒!生就女孩兒了,成年累月總不得見人。自己的身子由不得自己。不知道將來連誰在一塊兒過活呀。(做針線)

李映南(內唱):二差人趕的我心跳氣喘!

[李映南上,跌坐,起,翠蓮猛抬頭見李映南,立起,李映南想進門,翠蓮忙攔。

許翠蓮(白):哪里這個人?我家沒有男子,你你你向我家做什么?

李映南(白):(作揖)姑娘快快救命!(仍想進門,翠蓮仍擋)

許翠蓮(白):什么事兒,叫人救命?

李映南(白):姑娘不知,我是李都堂的兒子李映南。我父被秦檜所害,滿門犯抄,只我越墻逃走。差人尚在后邊追趕,姑娘快快救命,快快救命吧!

許翠蓮(白):我一個女孩兒人家,怎么收留于你?你快快另找個方向去!(慢拉李映南)

李映南(白):(回頭看)哎呀,差人來了,差人來了!

[一手猛拉翠蓮進門關門,嚇顫。甲、乙二差上,敲門。

許翠蓮(白):做什么的?

甲乙差(白):一個相公跑到你家里來了,快把門開開。

(翠蓮看李映南)

李映南(白):(附翠蓮耳)你你說沒有來。

許翠蓮(白):你你你說。

李映南(白):()我不敢說,你只說沒有來。

許翠蓮(白):沒沒有來。

差(白):看見到你屋里來了,怎么說沒有來?

差(白):沒到你家里來,你見向哪里去了?

李映南(白):()你說向西去了。

許翠蓮(白):向西去了。

差(白):說向西去了,大概向西去了,快趕、快趕,看跑的遠了。

[跑下,翠蓮猛開門看,李映南拉翠蓮仍關門。

許翠蓮(白):差役已經走了,你而今快快出去,還關的門做什么?

李映南(白):哎,我的姑娘呀!

() :兩位差役去未遠,

他聽了話兒沒細參。

假若前行望不見,

回頭來搜尋哪里鉆?

[二差人又急上。

甲乙差(白):開門來,開門來!在你屋里。

李映南(白):()姑娘你看,他們來了么。這一回不能不開門?炜鞂地方,把我藏了吧!

甲乙差(白):開門來!

許翠蓮(白):我這小戶人家,就這一點地方,將你藏在哪里?

甲乙差(白):開門來!

李映南(白):哎呀,事到如今,你總要想個方兒救我,我與你跪倒了。

甲乙差(白):開門來!再一時不開,我就拿石頭塌呀!

許翠蓮(白):你看臟也不臟!在門上坐了一會兒,坐的惹下禍了。這不救使不得,救去了不得。沒有法子,只得救他。說不了,你起來,鉆到我的柜里去。

李映南(白):妙極,妙極!姑娘前行。

[翠蓮拉李映南繞場一周到柜前。

差(白):伙計,取石頭將這爛門門子給砸壞了。

[翠蓮攙李映南入柜。

許翠蓮(白):來了來了。(李映南入柜,翠蓮蓋柜)

李映南(白):姑娘,你將柜蓋莫要合嚴,看把我捂死了。

許翠蓮(白):那我曉得。

甲乙差(白):塌門呀!

許翠蓮(白):來了。

甲乙差(白):著實塌呀!

許翠蓮(白):來了來了。(開門,跑回立柜前)

甲乙差(白):在哪里?

許翠蓮(白):我沒見個人么,哪里有個人哩?

甲乙差(白):我們要搜檢。

許翠蓮(白):你就齊齊搜檢。

甲乙差(白):我就搜檢,搜檢出來再說。(搜)怎么不見影子?莫非鉆天,莫非入地?

差(白):八分在柜里鉆著哩?

差(白):哦,快快在柜里搜!

許翠蓮(白):走!哪里的強盜,青天白日,假充公差,前來搶劫。說是你休走!

(取棍打二差,二差跑。向內望,笑,關門立柜旁)相公,我將差役已經趕去,你而今快快出來走吧。

李映南(白):(露頭柜上)姑娘,叫我在你柜里再鉆一會兒,我怕他們又來了。

許翠蓮(白):()而今不礙事了,你快出來走些,看人來了。

李映南(白):姑娘你莫要忙,我實在憚怕的很!

許翠蓮(白):(摔手)這個開銷不利,到怎么呀?

[淘氣上。

氣(白):哎,走呀。

(唱):我媽把東西忘記了。(翠蓮拉李映南向外指,李映南向內指。)

叫我速快往回跑,(二人仍拉)

走到門外用目眺,

(白):這還可以,沒在門上賣眼么。(室內二人仍在互拉)哎好呀!

(唱):急忙上前把門敲。(敲門)

(白):開門來!許翠蓮 看我哥哥回來了,這這到怎了?

李映南(白):這這這到當真怎了呀!

許翠蓮(白):說不了。你就悄悄藏在柜里,叫我把柜蓋合住。

李映南(白):哦,哦,你快蓋住,你快蓋住。

[翠蓮蓋柜,不應聲,慢向前走,作悔恨狀。

氣(白):叫了幾聲,怎么叫不應。莫非睡了嗎?八分子心卻跑到那白面書生那身上去了。(翠蓮猛開門,變色不言。淘 氣看翠蓮)看你轉顏失色的,是什么事?

許翠蓮(白):誰轉顏失色的?你卻折回來做什么?

氣(白):()媽給外婆做了個錢包,忘在柜里了,叫我折回來取哩。

(翠蓮驚,猛跑回,立柜旁,揭柜看)看我妹妹敬事的,一溜風跑進去了。叫我趕進去取。

許翠蓮(白):(猛合柜)看你卻跑進來做什么來了?

氣(白):看這孩子,我是你哥么,你這房子,我就不敢進來嗎?

許翠蓮(白):你出去!

氣(白):看這孩子,哥跑的氣短的,叫我坐一坐么,卻是叫出去。還怕哥把你的寶盜了嗎?

許翠蓮(白):你不出去我就不取。

氣(白):娘在半路里候著哩,看你搗的。你走開,你不取叫我取。(拉翠蓮)

許翠蓮(白):你也不得取。(坐在柜上)

氣(白):這才是奇事!你不取,又不叫我取,難道錢包成了妖精,自己眺出來不成?()

許翠蓮(白):()你總不得!

氣(白):哎呀!柜蓋上一個長蛇。

[翠蓮急下柜,淘氣猛揭柜蓋,李映南猛出柜,蹴臺角,翠蓮含羞背立臺角;淘氣顫。

氣(白):天,哎呀蒼天!我淘氣的妹子,給我淘氣干下這樣事情,把我淘氣活活的氣死呀!噫,氣啥哩,氣的得個大肚子臌癥,準啥哩。打這個王八蛋喲。

(打李映南,翠蓮拉)咳!我把你這個小王八蛋兒,怎么等我剛走了,鉆到我妹子柜里來了?!

李映南(白):好大哥哩,我急的沒路了。

[淘氣打,翠蓮拉,淘氣以肘格退,打李映南。

氣(白):我把你個小怪物,我二十歲了,沒有媳婦老婆,都沒有發急,你十五六個孩子,就卻急的沒路了?

李映南(白):好大哥哩,我是避難了。

[淘氣打,翠蓮拉,淘氣踏翠蓮腳。

氣(白):哎,卻是你被兒爛了。你的被兒爛了,就跑的蓋我妹的花被來了!

李映南(白):你沒聽清,我原是被難之人,在你家中避難來了。

[淘氣打,翠蓮拉,淘氣推翠蓮。

氣(白):你走過,咱一時再說。(向李映南)喲!你避難來了,對門子是個沒牙的老婆,你不在她柜里鉆,你鉆到我那姑娘柜里避難來了。我那姑娘柜里味香嗎?

(翠蓮使眼色,李映南猛起跑,淘氣拉住)咳,你跑呀。你把我妹子的柜鉆了,給白畢了。我妹子*(左口右外)柜,人還沒鉆過哩,一鉆一萬兩銀子。

許翠蓮(白):(向臺下)他就光愛銀子呀?

李映南(白):我是逃難之人,哪里來的銀子呀?

氣(白):(拉李映南)沒有銀子,來來來,順住樹立到這里。(綁樹上)一時時把你送到老爺大堂上,老爺醒木一彈,板子打你一萬,把你的屁股打爛,叫你今冬受難。

李映南(白):哎,我的好苦命也。

氣(白):咳,他還說好高興也。我知道你高興了一陣陣哩。

(看翠蓮退后,澗氣前進)

許翠蓮(白):看的我認不得我。

氣(白):()哼哼,這個事好么,這個事好么?

許翠蓮(白):什么事,什么事?

氣(白):我把你這個蠢才呀!

李映南(白):難為姑娘了。

() :罵一聲蠢才莫嘴硬,

許翠蓮(白):我嘴硬了,你還把我舌頭割了。

李映南(白):莫要罵,姑娘。

氣(白):悄著!

() : 你為啥干出這事情?

許翠蓮(白):干的啥事,給做下賊了。

李映南(白):并沒有什么事。

氣(白):悄著,也還沒事喲。

() : 只圖你一時取高興。

許翠蓮(白):高興的死去呀。

李映南(白):咳,還高興哩。

氣(白):悄著,我知道你高興過去了。

() : 全然不怕壞門風。

許翠蓮(白):哎哥哥呀!

李映南(白):莫要冤枉姑娘。

氣(白):混蛋,你自然說冤枉。

許翠蓮(唱):哥哥莫要太急性。

李映南(白):哦,莫要急。(淘氣踢)

氣(白):悄著,我不是你,給急了。

許翠蓮(唱):聽我把話來說清。

我才在門前把娘送,

一霎時來了那相公。

():那相公來太膽大,

總怪你蠢才作事差。

你端端正正他害怕,

怎敢無事進咱家?

許翠蓮 () :他自己進來把門掩,

強箍住叫人要救他。

女孩兒良心問不下,

應了個救命活菩薩。

李映南(白):真是活菩薩。

() :沒有老婆人兒太得多,

看你卻能救幾個。

李映南(白):(頓足)哎。

許翠蓮(唱):哥哥再莫要胡說,

妹妹原來不輕薄。

氣(唱):你不輕薄你正輕,

那人焉能到柜中?

許翠蓮(唱):那人兒雖然到柜中,

我總沒有茍且行?

氣(唱): 你和那人這密切,

蔫能說你沒茍且?

許翠蓮(唱): 人再枉口要嚼舌,

頭上降禍有天爺。

李映南(白):哦,天爺鑒察去。

氣(白):哎,好蠢才。

(唱): 小蠢才來還強辯,

你的臟證在面前。

進門來若有瞧見,

一人話兒百人傳。

百人傳千千傳萬,

越說越壞比醋酸。

人人說我妹子嫁了漢,

我淘氣羞的那里鉆?

[向翠蓮懷鉆,向李映南鉆,抹額蓋面。

李映南(白):這我真對不起姑娘!

許翠蓮(白):哎,好羞慚!

(唱):許翠蓮來好羞慚。

悔不該門外做針線。

相公進門有人見,

難免過后說閑言。

要說長來要道短,

誰能與我辯屈冤。

這才是手不逗虹虹自染,

蠶作繭兒自己拴。

無奈了我把相公怨。

(近立李映南旁,淘氣起立向臺角)

你遇的事兒本可憐!

不向東走向西竄,

偏偏來到我家園。

我是女兒心腸軟,

怎能把你往外掀。

一時救你離災難,

倒為自己惹禍端。

好話兒一人沒聽見,

壞話幾千里去流傳。

我在人前怎立站,

不死落個沒臉面!

等我娘回來講一遍,

我定要碰死你面前!(李映南哭)

氣(白):(向臺下)你看兩個小怪物,你一哭,我一哭,給我使手段呀。我心里亮的連鏡子一樣。給我使手段呀!

許翠蓮(白):(向李映南)就說你逃難呢,不向東家去,不向西家去,偏偏的跑到我屋里做啥來了。你你是送我命來了!

李映南(白):姑娘萬萬不可自盡。常言道,肚子沒冷病,不怕吃西瓜。

氣(白): ()走吧。把我的瓜叫你都吃了,還說沒冷病。你給熱的涼不下了!

許翠蓮(白):你見吃來,你見吃來?!

氣(白):(指李映南)沒見,這卻是個啥東西?

李映南(白):這真是不白之冤。

氣(白):()咳,你還不白?你不白些,我妹子不要你在我柜里鉆,干不下這個事情。

(翠蓮氣顫)

李映南(白):這人真不通王化!

許翠蓮 () :哥哥太得疑心重,有的話兒說不清。 氣忿忿上前用頭碰!

(碰淘氣,淘氣捉翠蓮兩臂) 我立即跳在水井中。

[翠蓮起,淘氣拉。

氣(白):哎呀!我的妹子呀,你不敢跳井。

[許錢氏持鞭上。

許錢氏 () :小奴才一去不見面。

害得我只得轉回還。(下驢,打淘氣;翠蓮哭)

(白):我把你個奴才,怪道候你候不著?你才在屋里和你妹妹鬧仗哩。

你真不是個好東西!

氣(白):我不好,你女好?

許錢氏(白):我女不好卻怎樣?

氣(白):哦,你女好么!你女給你在柜里藏了個好的,你來看!

(拉許錢氏看李映南)

許錢氏(白):怎么說?!(氣顫,翠蓮攙坐)

李映南(白):這才越鬧越酸了。

淘 氣 (白):()你看把我媽氣死了。(拍翠蓮肩)把媽氣死了到怎了明?!

許翠蓮(白):()我的母親呀!

氣(白):我的媽呀!

許錢氏 () : 見一位相公樹上綁,(氣顫)

氣(白):媽!你莫要生氣。

許錢氏 () :氣得我眼黑臉又黃!

我這里取棍將兒仗。

[取棍打翠蓮,翠蓮擎棍。

許翠蓮(白):哎,我的母親呀!

氣(白):哦!把小東西打,問她為什么在柜里裝了個白面書生?

許錢氏(白):()多嘴。

氣(白):()人家再說就多嘴。你女好么,給你在柜里裝了個白面書生。

許翠蓮 () : 聽兒與你說端詳,

母親走后兒隙望,

來了那個少年郎。

進門就把門關上,

言說他父李都堂。

秦檜奸賊把禍降,

一家都要上法場。

差人追他要領賞,

跑到咱家要躲藏。

坑的孩兒沒法想,

急忙裝到咱柜箱。

差人搜來又搜往,

孩兒心里好發慌。

差人剛走門環響,

哥哥即刻轉回鄉。

兩個嚇得魂飄蕩,

誰還顧得胡張狂。

你兒爭氣又好強,

怎肯教人罵爹娘。

哥哥說兒廉恥喪,

看兒冤枉不冤枉?!

母親能替兒原諒,

你莫打兒自去見閻王!

氣(白):(頓足)哎,我才明白了。

李映南(白):把人幾乎沒冤枉死喲。

許錢氏 () :老身聽言哈哈笑,

氣(白):(向翠蓮)這孩子,你恁大的了,半會一句話說不清?次叶衤犆靼琢藳]有。

許翠蓮(白):你走!再莫和我說話。

許錢氏(白):你去,快解相公去。(淘氣解李映南)

氣(白):誰知道才是你。(翠蓮委屈哭)

許錢氏 () : 我兒莫要哭號啕。

轉面來我把相公叫,

氣(白):(拉李映南)這是我媽。

李映南(白):伯母見禮了。

許錢氏 () :有些話兒說根苗。

他父從前被誣告,

照律斬首在市曹。

老爺將他冤明了,

立刻釋放出獄牢。

老爺恩情同再造,

長生祿位把香燒。

今日你向我家跑,

這是神鬼暗使教。

我今要將恩惠報,

雪里送炭這一遭。

我不瞅紅滅黑眼角小,

你藏在這里莫發焦。

我兒子方才不知曉,

愿相公原諒莫計較。

氣(白):莫計較,莫計較。早知是你,就鉆到妹子那柜里,永不出來,都不要緊。

許翠蓮(白):()倒準什么哩?

李映南(白):那我感激莫名,還敢計較。(看翠蓮)只是我住到你家,舉動很不方便。

氣(白):噫,有那個害貨哩,卻不方便。

(翠蓮轉身,許錢氏左右看李映南、翠蓮。

許錢氏(白):哎,我有主意了。

() :老身低頭生了竅。

(白):兒呀,向這邊廂來。

氣(白):媽說啥哩?

許錢氏(白):我想將你妹妹許配相公,以報他父的大恩,你看如何?

氣(白):噫,我想把妹子賣了,給咱買個牛哩。

許錢氏(白):走,拿我娃給你換牛呀。

氣(白):不要緊,不要緊,媽說怎樣便怎樣。

許錢氏(白):(向翠蓮)兒呀,我想將你許配相公,報答他父大恩,你看如何?

許翠蓮(白):(看李映南)母親,你想去。

許錢氏(白):那我就明白了。(向李映南,唱)

(唱):相公莫向別處逃。

你的歲數太得小,

恐怕把你性命拋。

小女終身無倚靠,

心想和你配鸞交。

你若不嫌她不好,

就在我家把親招。

叫她與你把膳造,

你卻與她把書教。

將來生兒承宗祧,

總不教老爺斷根苗。(翠蓮含笑轉身)

李映南(白):如此岳母在上,受兒一拜了。

氣(白):這一下把我的牛跑了。

許錢氏(白):受你一拜。

李映南 () :岳母轉上受兒拜,

叫聲大哥也過來。(拜淘氣)

氣(白):噫,我把你打了個糊涂,還拜我哩。

許錢氏(白):(打淘氣)你也還禮嗎。(淘氣叩頭)

李映南 () :再謝姑娘把圍解。(拜;翠蓮猛回頭看,含笑斜立)

許錢氏(白):()你看你立了個端正。(李映南起立,翠蓮猛跪起拜)

李映南 ():想起了一家人珠淚滿腮。

[甲乙二差人上。

甲乙差(白):在這里,在這里。(同驚)

李映南(白):哎呀不好!

甲乙差(白):公子莫要憚怕,岳爺爺奏了一本,圣上有旨,將大人開釋,升用尚書。聽得我兩個知道你的下落,叫我帶了轎子尋來了?旎刈,快回走。

李映南(白):照這說來,岳母和她可一同前去,教我父親歡喜歡喜。

許錢氏(白):去看一回,倒也使得。

許翠蓮(白):不敢緩兩天嗎?今日就去呀。

李映南(白):莫要推辭,喚轎子來。

甲乙差(白):轎子抬上來!(四人抬轎子上)

李映南(白):小姐請來上轎。

許翠蓮(白):(左口右外)到怎坐哩?

李映南(白):你坐到里邊就知道了。

[攙翠蓮上轎,李映南,許錢氏乘馬同下。

氣(白):哈哈哈哈,這才是“陜西地方邪,說鱉來個蛇”。我妹子想個白面書生,柜里就鉆個白面書生。()我一天想個花不楞登,怎么不來個花不楞登?噫,我妹子有了白面書生,我也有個花不楞登了

() :我妹子真算有福氣,

從天上掉下好女婿。

到明日我向他家去,

不給我問媳婦我連他不得畢。()

——劇終——

全本唱詞http://www.hmlst.com/bbs/thread-11236-1-1.html

曲劇《柜中緣》(全本劇本+在線觀看+相關資料)http://13561352848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175057462011417530610/

曲 劇《柜中緣》音配像

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9KJsPrWoKKA/ 60:09

精彩閱讀連接

世界自然人文經典奇觀(426)

中國自然人文經典景觀(395)

毛主席照片著作詩詞書…(54)

世界中國名牌大學經典(76)

書櫥經典收藏(354)

歷史大事件精選(303)

經典英雄人物事跡(49)

上海世博會經典照片(36)

經典博文(297)

人生處世處事經典(483)

健康養生經典(241)

經典字畫玉瓷石雕篆刻…(392)

經典文史地基礎文秘法…(73)

其他經典(364)

我的有感而發(25)


时时彩软件混合组选